性甚名谁

你宁愿爱狗也不爱我(朱白小段子)

朱一龙是个很爱吃醋的人,这一点,白宇深有体会。

跟别人拉拉手要吃醋;和别人说说话要吃醋;就连别人看白宇一眼都要吃醋,要是只吃醋的话,白宇哄两句就完事了,可要是遇到火气大的时候,白宇的腰就不用要了。(白宇os:这日子没法活了)

更夸张的是有一次他俩出去吃饭,白宇走在街边看到一只被遗弃的小狗,然后过去撸了两把,这不撸还好,一撸就撸上瘾了,然后白宇就对小家伙起了心思,往后一瞧正准备说话呢,就见他家龙哥阴着一张脸先开口了:“不行。”

“为什么不行啊?你看它多可怜啊!”

“就是不行”

“那你给我个理由”

“你……爱狗不爱我了怎么办?”朱一龙憋红了脸,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白宇“扑哧”笑出了声,轻骂道:“龙哥你别是个傻子吧!”

然后朱一龙一张脸又红了几分,躲到一边拨了个电话,然后回来对白宇说:“你别想着那只狗了,我给伟栋了。”白宇“啊”地叫出了声,眉目间满是舍不得,但也只能摸摸狗头,作罢。

白宇:自家的恋人太爱吃醋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记2023年的跨年晚会(给镇魂女孩)

今天在公司的天台跟同事聊天时,同事抓着天台边缘的栏杆上,感慨道:“今年过得真快,转眼间又是新的一年喽!”

“是啊……”我回应道,紧接着仓促的笑笑,算是回应。

离那个夏天过去,已经五年了。

新的一年就要开始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感到有些难过,心里一时间涌起关于他们这些年的点点滴滴,那些关于白宇和朱一龙的独家记忆。

这五年来,两人的工作都安排的很紧凑,像是两个无休止的小陀螺一样,围着工作转啊转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是无间断的工作,也因为两人不要命的工作,在短短的五年以来,竟能和娱乐圈内许多奋斗了十来年的老前辈相媲美,并且在2020年,2021年相继获得影帝头衔,工作是愈发的紧张了起来,可令人不解的是,这五年以来,两位却始终没有任何恋情,连条绯闻都没有。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我感觉自己爱他们的那段感情,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消散,可是爱终归终归还是爱的,只是没有之前那么强烈罢了。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已经从公司走回了家里,“咔嚓”一声用钥匙开了门,闺蜜爽朗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亲爱的,你回来了,快过来快过来,湖南卫视的跨年晚会名单下来了!”

  我“啪”地一声把门关上,胡乱把鞋子一扔,飞奔着跑到了闺蜜的房间。

  我凑到闺蜜旁边,一把抢过她的手机,凑近了看:“朱老师今年应该也是上湖南吧,有什么好稀奇的?”

  “不不”闺蜜把她的手机从我手里拿了下来,手指不停地点着屏幕,然后把手机给我递来,说:“你自己看看。”

  我憋着心中的疑问,把手机接了过去,只见屏幕上一张花花绿绿的照片中有一个人侧脸,侧脸下面是一行鲜艳的大字【跨年晚会神秘嘉宾:他,集颜值和演技于一身,朱一龙的好好朋友,将于晚会最后与朱一龙共同献唱神秘歌曲,敬请期待!】

  看完最后一句话,我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我的天啊!这不会是小白吧!天哪!”

  “我觉得也是”闺蜜点点头。

  “那我们去买票吧!”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点开了手机。

  “你……你刚刚说什么?!”闺蜜瞪大了眼镜,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我早就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又耐心地重复了一次:“我们定机票飞去湖南看他们。”

  “可万一要是不是白宇呢?”闺蜜冷静下来,问。

  “那我们就和他们赌一把,看看我们的重逢之日是不是那天。”

  他们曾经说过,我们总有一天会再相见的,不知重逢之时是不是那天?

  “好,我听你的。”闺密说。

  我们相视而笑,在那个笑容里,我们互相看到了对方眼里那重新燃起来的希望,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们买好了晚会门票,机票,从一个大箱子里翻出那个夏天独属于镇魂的纪念,带上它们,去向那个我们无比怀念的地方——湖南。

  2022.12.31晚,湖南跨年晚会——

  我和闺蜜就拿着一堆他们的周边,鲜花,带着他们“白居过隙 未来可期”的卡牌,穿着属于“镇魂女孩男孩们”的衣服,挂上最灿烂的笑容。

  去迎接新的一年,去验证那个赌约。

  我和闺蜜随着人流缓缓入场,不只是什么缘故,我好像看到人群中零零散散有一些人也穿着和我们相似的衣服,也拿着我们拿的东西,脸上也挂着灿烂的笑容。

  我拼命揉了揉眼睛,在心里暗笑自己是个白痴 都3203年了,还以为镇魂女孩遍地是。

  然后快速跟上闺蜜,随她入了座。

  演出开始了,今年的跨年晚会似乎也没什么稀奇的,依旧是熟悉的何老师,熟悉的配方。

  我和闺蜜看的认真,时不时聊上几句,但是,在谈笑之余,我们还在害怕,心里的恐惧是什么,我们心知肚明。

  说话之余,节目也渐渐到了尾声,然后,终于到了朱一龙的节目。

  朱一龙是在升降台上登场的,他西装革履,高挺的鼻梁上驾着一副黑色无框眼镜,那穿着打扮,分明是沈巍!!!

  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激动的摇晃着闺蜜的手,闺蜜也很激动,眼睛死死地盯着台上,眼睛里晃着光。紧接着,那首被我们听过无数遍的歌忽然响起,我不由得站起了身,闺蜜也跟我一起,我们都知道神秘嘉宾是谁了。

他们携手登台,在重重白雾中。白宇穿着皮衣牛仔裤 做足了“赵云澜”的打扮,和朱一龙一起,唱响了第一句

  翻涌眼底的光影和熟悉的声音

  沉默在黑暗中伫立和你交集

  我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哭泣起来,在朦胧中,我感觉到闺蜜颤抖着把我扶起来,抹去了我眼中的泪水,对我轻声说:“别哭了,你看。”

  我看到我旁边的人,旁边的人,后排的人很多人都站起来,衣服是各色各样的,但脸上的表情却是认真严肃的。

  透过黑压压的人影,我看见他们在台上红了双眼,声音有些打颤,但他们还是继续唱着,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跨越时间 一起飞行

  最后一句歌词落尾,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我大喊了一声:“白居过隙 未来可期”然后,他们都怔怔地看着我,我似乎看见白宇和朱一龙对我笑了笑,然后,人群中迸发出比我大十倍百倍的声音,我们一起吼:“白居过隙 未来可期”

  紧接着白宇和朱一龙拿着话筒,对我们说谢谢,对着我们鞠了三个躬。

  这个赌约他们赢了,真是太遗憾了呢。

心动沸点 【朱白】(一发完)

第一次见一个人,体温在38.6°就叫心动沸点。

——莎士比亚

梳理一下剧情:这个剧情大概就是白叔和龙哥学生时代就一见钟情互相暗恋然后表白bababababa的故事。

“哟,龙哥在这里一个人喝空酒啊,怎么不过去和大伙聚聚,这可是十年一聚啊。”倚靠在栏杆上,嘴里叼着根烟的白宇问他,他明亮的双眸远远地凝望着挂在天上的一轮满月,穿在身上的白色西装衬衣被主人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美好的锁骨。

  白色的烟雾在他们身边蔓延开来,朱一龙透过眼上的一点星火勉强看清了少年的神色,那是憔悴。

“刚刚聚过了,这几天工作很忙?”朱一龙这么说着,一手娴熟的把白宇手里的烟夺去,狠狠捻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白宇显然已经对朱一龙的动作见怪不怪,拍拍落在身上的烟灰,眼中始终盯着月亮。

  “龙哥日后有什么工作安排吗?”白宇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道。男人的手缓缓伸入裤兜里,像是要拿出什么似的,又像是想起什么,悻悻然地垂下手去,手指无意识的微微摩挲,月光照在他脸上,莫名给他添了一丝伤感。

  “没什么安排,倒是你,今天晚上一直无精打采的,到底怎么了?”朱一龙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话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声音染上了往日里没有的急切,他的目光始终死死地盯着身旁的人,像是要把人看出一个洞一样,而身旁的男人却始终不为所动,依旧看着远方,连个眼神都不愿施舍给旁人,像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般,嘴角只是微微上挑,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朱一龙明显感觉到了对方拒绝的意思,也不好多问,可自己又过分想知道,于是就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脸色阴沉的可怕。

  “龙哥,你看见那个月亮了吗?”白宇终于偏过头,转向男人,眼里净是神伤,像是将要失去什么心爱之物般,拉着男人指着月亮。

  男人则点点头,示意白宇继续讲下去,如果倾诉能让白宇心情舒畅些,那么他很愿意当一个倾听者。

  “我第一眼见到那个人,我就喜欢上他了……”

  “回家后,我就发烧了,三十八度六……莎士比亚说,那是一个人的心动沸点,我一直努力把自己和他的距离拉近,可他却像天上的那轮月亮一样,耀眼又无人可代,我觉得我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哪怕是到了现在,我们的距离仍然像地上的人和天上的月亮一样,我觉得我根本没有办法追上他了,我觉得我想放弃了……”

  “可是,我想做最后一搏,我想看看他到底喜不喜欢我”

  “那就由你来做见证人吧,龙哥。”

  朱一龙愣愣的看着白宇,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下来,可他还是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温柔的看着白宇,可他的手早就在白宇说自己有喜欢的人的时候开始就被自己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了,来自心脏穿来的撕心裂肺之疼死死地折磨着他,可他神色不变,眼睛始终盯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可是,这个人就快成为别人的人了,他控制不住地嫉妒那个能被白宇喜欢十年的人,发狂的羡慕,他忽然就没那么想白宇说出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了,他怕自己情绪失控,失手伤了那人。

  到底是谁能有此殊荣?

  “那我就打电话给他吧。”白宇笑着按下按钮,熟练地按下一连串手机号,然后朱一龙的电话响了。

  朱一龙佯装冷静的拿起手机看看屏幕,“小白”两个大字明晃晃的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按下按钮。

  “龙哥,我喜欢你啊。” 白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清楚的回荡在朱一龙的耳边,朱一龙的大脑就像死机的电脑一样,一时间不知道要回什么。

  “嗯……我知道了。”

  “龙哥,不带这样玩的,好歹也给个答复吧。”

   “嗯……”

“你就不能多说点话么?龙哥,你要把我抱去哪?”

“话回家说再说,这里人多眼杂。”

被朱一龙抱着的白宇感觉到自己将会为爱折腰,哎,又是一个不眠夜。


【朱白】 新郎和伴郎跑了怎么破(论坛体)上

一楼:西湖的雨(楼主)

今天参加朋友婚礼,一切本来是按部就班地进行的,然后在新娘和新郎交换戒指的时候,伴郎直接上来把新郎给拐跑了。我:???

 

二楼:陌路人

心疼一波新娘,求新娘心理阴影面积。

 

三楼:沙雕是我的快乐源泉

这是什么新品种的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求楼主详细说明

 

四楼:西湖的雨(楼主)回复:陌路人(二楼)重点是新娘还笑的贼开心,一点都不像被抢婚的样子

 

五楼:真真假假

楼主,我怀疑我们参加的是同一个婚礼……新郎是不是留着点小胡子,带着金丝框眼镜,然后嘴角好像有一颗痣。伴郎是不是看上去很乖,然后眼睛大大的,皮肤超白,很温柔的样子,两个人都贼帅!!!!

 

六楼:西湖的雨(楼主)回复:真真假假(五楼)

对对对对对对,当时他俩跑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了,然后好像后来听别人说他们本来就是一对来着。

 

七楼:真真假假

我是伴郎的朋友,之前我一朋友说他们在一个月之前就分了来着。

 

八楼:看热闹不嫌事大

我觉得你们说的有点像朱白……(小声逼逼)

 

九楼:朱老师的小棉袄

同上

 

十楼:cp粉什么的都去死吧

什么鬼啊!前几年朱一龙只是在采访里面提起自己有恋人了而已,又没说是白宇,你们cp粉真是什么东西都能拼在一起!

 

十一楼:惹是生非

楼上注意素质,骂人出去骂。

 

十二楼:北北北北北

你们歇会行吗,听听楼主怎么说的。

 

十三楼:今天也不想写作业

对呀,听听楼主怎么说的

 

十四楼:rps搞死我

呼叫楼主……

 

十五楼:西湖的雨(楼主)

悄悄说一句,新郎和伴郎是混娱乐圈的,其他的就不能暴露了,不然会暴露的,你们自行想象

 

十六楼:真真假假

不过,他们谈恋爱是实锤,但是没有公布(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十七楼:每天溺死在温柔乡里

没有公开?已经恋爱?混娱乐圈的?这不就是朱老师北老师吗!!!

 

十八楼:我说的都是假的

楼上可别瞎说,说不定不是呢!(他们是真的)

 

十九楼:cp粉什么的都去死吧

你们双担真恶心!什么都能把他俩凑一起!

 

二十楼:朱老师的小棉袄

楼上注意素质,不然把你叉出去

 

二十一楼:朱老师今天发微博了吗?

朱老师发微博了!!!!

 

二十三楼:白老师的秋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疯辽,白老师也发了!

 

二十四楼:我搞到真的了

你们看到朱老师微博发的那张图了吗?是穿着白色西装的!!!这是伴郎装啊!!!

 

二十五楼:白老师是人间瑰宝

我的天!!他们刚刚公开了!!!

 

二十六楼:巍澜是爱情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原地爆炸!!!!!!

 

二十七楼:昨夜小城又东风

我佛了,微博真的打不开,微博管理员又要炸了。

 

二十八楼:都五年了我还在坑底

从此朱白女孩拥有了姓名,我疯辽,我原地暴哭!!!!

 

二十九楼:我点开了微博

刚刚我一朋友给我发了,朱老师好像是在五点二十分的时候发了一张自己穿白色西装的图,然后配的字是:何其有幸,我的白先生。然后白宇哥哥在同一时间转发了,然后配图是自己的一张穿着黑色西装的图,配字是:荣幸之极,朱先生。我疯辽!!!!!然后白老师真的是戴着金丝框眼镜啊!

 

三十楼:西湖的雨(楼主)

冷静一下宝贝们,我刚刚找朋友了解了一下他们的真实情况,你们要听听吗?

 

三十一楼:真真假假

我也可以补充一下

 

三十一楼:西湖的雨(楼主)

我朋友说,他们拍镇魂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在一起了,然后在一起了五年,一个月朱老师摔伤了然后一直没有告诉白老师,当时白老师在国外拍新戏,所以一直不知道,后来回国后才知道的,然后就很生气,就跟朱老师提分手了。

 

三十一楼:看热闹不嫌事大

然后呢然后呢

 

三十二楼:真真假假

楼主估计在打字,我来补充一下。然后那个好像说白老师和朱老师分手后就假装去找了一个女朋友,想气气朱老师,然后朱老师就信了。然后他们就分开了。

 

三十三楼:北北长大了

真是虐恋情深啊!

 

三十四楼:白老师是人间瑰宝

我猜猜,应该是白老师死要面子不肯找朱老师回来,然后就假装自己要结婚了吧。

 

三十五楼:西湖的雨(楼主)

对滴,说白老师和朱老师分手后就假装去找了一个女朋友,北老师找的那个女朋友是他们的cp粉,是助攻的,本来北老师也没想要和她结婚,只是想看看朱老师的反应而已,没想到朱老师的反应那么大,然后就顺理成章咯!

 

三十六楼:白老师的秋裤

也就是说这场婚礼是白老师为了挽救朱老师的心自导自演的戏码?

 

三十七楼:我搞到真的了

楼上正解,理解能力满分啊。

 

三十八楼:西湖的雨(楼主)

差不多是这样的,不过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他们今晚还要合体发糖

 

三十九楼:惹是生非

同感,坐等正主发糖

 

四十楼:朱老师今天发微博了吗?

嗯嗯嗯嗯嗯嗯嗯

 

 


十年之约 中 (又是朱白抛头颅撒狗血的恋爱故事)

前篇请点:

【十年后】

十年前——

【白宇:哥哥,我们会一直都在一起吗?】

当时他们是热恋期,两个刚踏入爱情旋涡的年轻人定当是非常向往未来的,他们都希望自己另一半的未来里会出现自己的名字。

     【朱一龙:会的】

我的未来先给你预留了个位置,随时恭候你的光临。

                      【白宇视角】

十年,要说长其实也不长,要说短,其实也不短,反正白宇觉得挺长的。

十年,整整十年,白宇在等,不知道朱一龙还记得这件事吗?

他还记得我吗?他还叫的出我的名字吗?白宇想。

这是第十年,还有两个月他们就要履行那个十年之约了,不知道朱一龙还记得吗?

几年前,他踏入了演艺圈,考上中戏,以全校倒数第二的名头。也是因为朱一龙他才去当演员的,这十年来虽说不能和对方来往,但是对方的行程他倒是了如指掌的,其实白父白母知道这件事的,但也暗戳戳地装作不知道。

【白父白母:毕竟是自己家的儿子,犯了规也要宠着。】

殊不知那边的朱一龙也在偷偷关注白宇的行程,而且他们请的摄影师是一个工作室的好朋友!这两个小沙雕竟然不知道!

【负责拍朱一龙摄影师:我二十几岁我好累,你们是变态吗?互相暗恋就表白啊!】

【负责拍白宇的摄影师:你那个还好,我这个金主不仅要行程,还要白先生平时和谁说过话,几点几分,啥时候睡觉也要管,我……】

两个好哥们紧紧挨着对方,像是找到了组织一样。

                        【朱一龙视角】

朱一龙去当演员,完全是觉得好玩才去的,结果越陷越深,无法自拔,从出道时的懵懵懂懂,到现在的沉稳,都是十年以来的长长久久积累下来的,这十年来,有很多东西变了,可是他心里留着的那个位置始终还是空的,他也在等,等那个人。

第十年他去接了个戏,一开始经纪人神神秘秘地说这是一部双男主大IP改编的戏,还让朱一龙看了小说,然后朱一龙就摆出一副委屈的小脸蛋,睁着自己大大的眼睛,问:“可以不接吗?”

答案肯定是显而易见的,我们李婵姐姐坚决地说:“NO!”后来又怕朱一龙会尴尬,补了一句说:“没关系的,龙哥,这部剧已经改成兄弟情了,听说和你搭档的另一个男主叫…白宇,对了,我有个朋友见过白宇,说人白宇演技好,性格活泼…”李婵那边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朱一龙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就差下一秒摆出尔康手含情脉脉道:“白宇!你说要带我看星星看月亮,你都忘了吗?”不过朱一龙没有这么做,人家龙哥还是有职业修养的好吗?不过他竟然不知道可以借演戏这个幌子见面,白白浪费了十年。

(作者:你的脑子被火锅糊住了吗?)

(居A龙:你刚刚说什么?)

(作者:没什么!没什么!)光速开溜

                   【白宇视角】

“小刘,这部戏跟我搭档的男演员是谁?”白宇戴着金丝框眼镜,细细地翻着手中的那本《镇魂》台灯把他的脸映衬地很好看,昏黄的灯光明晃晃的打在他脸上,倒是有种斯文败类的感觉。小刘看呆了,一时间没吐出半个字来。

“小刘?是不是累了?那你先回家吧,反正还有一个小时就下班了,等会又没什么事,你先回去?”白宇看旁边小姑娘半天没有动静,关切道。却不抬头,只是一昧地翻着手里那本书。

小刘意识到自己的事态,低下头仓促地笑了笑,又向白宇道了个歉,然后又低头鞠了个躬谢谢他的“提前一个小时下班”的问题,蹦蹦跳跳地跑到门边,开了门,接着又转过头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白宇说:“白老师,谢谢你嘞!对了,和你搭戏的演员是朱一龙,性格挺好的,再见!”小姑娘紧接着有疯疯癫癫地跑出门去,大有“一回头老板就会加我班的”自觉,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宇还要谢谢小姑娘的没心没肺,人小姑娘根本就没注意到她蹦蹦跳跳出去时,房间里那人手中书本落地的声音,和维持不住的表情。

像是一下子,魔怔了一样……

ps:时间线什么的我不管了,本来想两章搞定的,看来还要写第三篇(我十几岁我好累)可能第三篇要下周六才能更了,因为明天要去上学了(哭戚戚)爱你们


十年之约(上)

【高中】

他们高中的时候就认识。

十五六岁,是属于年轻人的懵懵懂懂的爱恋,那段爱情,他们谈的磕磕绊绊,几乎是遍体鳞伤。可他们只是咬咬牙,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不知疲倦地坚持了下来,尽管他们满身斑驳,可看向对方的眼睛却还是不变的坚韧,是啊,他们深深地爱着彼此。

其实初见时朱一龙只比白宇大一届,同时又是学生会干部,人长得不错,家境也好。白宇高一时刚加入学生会,就注意到了这个在人群中发光的男生,仅仅是一眼,就再也挪不开视线了。

白宇,白羊座,性格大大咧咧的,爱笑,生着一张好看的皮囊,平日里几个学生会的聚在一起,他是最会调节气氛的那个,好看的皮囊,有趣的灵魂在白宇这里算是都集齐了,就是智商……有点缺陷,总爱缠着人朱一龙问问题。

是无心之举或是刻意之为?我们无从知晓。

朱一龙脾气好,白宇又会说话,常常把人逗得哈哈大笑起来,这么一来二去,两人竟还真就对上眼了,不顾学校里万千小迷妹的愤愤然,公然在一起了。

本来这两人谈的是秘密恋爱,可是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

起初两人谈恋爱只是牵个小手,亲个小嘴,等到后来,事态就有些严重了,脖子上的吻痕只是家常便饭。两人一对上眼时那眼神中无法抑制的爱意;逢年过节时每天长达几个小时的电话;见到对方时眼里几乎是要溢出来的笑意好像每时每刻都在向旁人宣告,他们在一起了。

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双方父母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家儿子的不对劲,以及从儿子的口中反反复复提到的一个名字。

白宇

朱一龙

他们的爱情曝光了,两家的父母都表现出了强烈的反对,可是自己家的儿子终究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再加上两家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只能是敢怒不敢言,好几次朱一龙父亲的巴掌都快扇到朱一龙脸上了,紧接着又无力地垂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像是妥协般,说:“把他父母约出来见一见吧。”

就这样,两家的父母见面了。

白宇和朱一龙的手被自己的父母死死地牵着,赶赴饭席的时候,白宇还红着一双眼,低着头,看都没有看朱一龙一眼。

朱一龙隔着几米看着失魂落魄的白宇,心里却好像和白宇隔了十万八千米一样,心里极其地不好受,他想过去紧紧地抱住那个男人,可是他做不到。

而且,他很害怕,以后都抱不到这个男人了。

“朱先生,朱女士你们好。”白父先开口了,和朱一龙的父母礼貌性地握一握手,白宇勉勉强强扯出一个笑容,低声叫了一声“叔叔好,阿姨好。”又马上低下头去,拳头紧紧撰着,像是害怕着什么。

“白先生,白夫人请坐。”朱父礼貌的回应,落了座,朱一龙跟着喊了一声“叔叔阿姨好”也跟着落了座。

可能是空调调的太低了,房间的温度有些冷。

“朱先生,朱女士。对于我们两家儿子的这场爱情,我只觉得是年轻人年少时不懂事的一场玩闹。如果这只是一场游戏,让他们在这时玩玩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这爱情,是关乎到一生的大事,我还是希望他们慎重考虑。”白父张嘴,吐出一串长长的话,语气不轻不重,是恰好的冷静,他的嘴角无意识地抿着,像是在想着什么。

朱父则微微低着头,厚重的眼镜框挡住了他一瞬间的惊讶,他的手上攥着衣角,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是的,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白先生,白女士。但是,我这儿子从小到大都没怎么让我操过心,这次为了这事,竟跟我吵了一架。还说什么要和他一辈子在一起,我觉得有些好笑,不如我们赌一把,看看他们这两个小年轻能忍多久。”

“哦?怎么个赌法?”白父挑了挑眉,语气有些上挑。

“我们赌十年,十年之后,要是他们还是对对方死心塌地,一往情深,不如我们就成全他们,让他们在一起。”许久不开口的朱母忽然开口,脸上带着些许疲惫。

“可以。可是这段时间内他们不许有任何交际,说话或是发短信,都不行。”白母说。

“好”

一约既定,便是十年分离。

临走前,白宇塞给朱一龙一张纸,上面写着

“十年之后的今天,学校天台见。”

朱一龙拿着纸,愣神了好久,看着白宇的背影一点一点地远去,一滴泪珠坠落到地上。

而远去的白宇,早已哭得泣不成声。

约既已定,便是万山无阻。

Tomorrow(何开心×谢南翔)二

改编自b站up主一只水杯,已授权~

ps:其实之前已经上传过了,不过之前整理的时候手贱给删了,重新上传一波

 女人微微一笑,道:“那就这样吧,你可是答应了哦! Victorian维特多168桌,不见不散昂!”

  仁华医院服务站前,谢南翔很“大爷”地翘起二郎腿,看着前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对旁边的女人道;“陈曦,小爷这波倒血霉啦!今晚要去相亲!”

  陈曦听到谢南翔要去相亲后,表情一瞬间有些狰狞,可她还是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管理,问:“相亲,为什么呀?”

  谢南翔愤愤道:“还不是我妈那人!我还不能说什么,上次相亲还是我自己钻被子里把自己捂成发烧才逃过的,这次相亲想逃?我看悬!上次我妈好歹还给了我充足的逃跑时间,这次!直接给我个今晚!”说罢还挠挠头,一副“二里二气”的小模样。

  这时,从电梯上下了一对情侣,男方把女方横抱在怀里,这还不算最腻歪的,关键是这男的还大吼大叫的吵,说他女朋友发烧了。

谢南翔看到此情此景,先是揉了揉眼睛,继而道;“真是晃瞎我的狗眼!等小爷谈了恋爱绝对比他们腻歪个十倍八十倍的,看他们还敢不敢在小爷面前嚣张!”

谢南翔那边情绪不咋样,何开心那边又何尝不是呢?

这位何开心同志把字写得歪歪扭扭,其丑无比。可委屈了在下面听他讲心理讲座的学生。这样说吧,一般人写在黑板上的字,只需要用眼睛。而要是想看清楚何开心写在黑板上的字,不仅要靠眼睛,还要靠脑筋!可是这位杀千刀的何开心同学却完全没有“要把字改好”的自觉性,反而越写越差。

一位女同学看着黑板上的字,向身旁的同学道:“今天何老师的字怎么写成这样啊?我记得之前他的字挺好的。”想是听到了这位同学的抱怨,何开心终于停下了在黑板上写写画画的手,大声问:“大家看得清楚吗?”

这一问还真不得了了,大家都非常不负众望的齐声吼:“看不清楚!”

何开心微微欠身,向各位同学鞠了一躬,道:“没关系。你们看不清楚,我也看不清楚。我们都看不清楚,我们扯平了。”一套动作坐下来,是脸不红心不跳,非常的理直气壮,非常的不要脸。

然后这两位黑脸大爷就带着浑身的不爽上了战场。

晚上六点,Victorian。

谢南翔大爷也是会享受,直接掐准时间点,六点准时出现在西餐厅了,还正准备给那位“貌美如花”的大姑娘道个歉哪知走近168桌,好嘛!人家压根就没来!

谢南翔心道;“好大架势!”

谢南翔黑着脸拉开桌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其实我们何开心同学比谢南翔同志还早到个十分钟,谢南翔一来这禽兽就一直盯着人家“仁华医大一枝花”看,眼睛都不带眨的。

何开心心道:“长得还可以啊”,然后才舍得走过去。

谢南翔待的有些不耐烦了,烦躁地往周围望了望,发现一个穿着天蓝色西装的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谢南翔心道:“不会是他吧!这可是个男的!”

看那男人半天还没过来,谢南翔端详了他片刻,发现那男的长得和白白嫩嫩,和小白脸没啥差别。说他“貌美如花”还真没说错,把这男人放女人堆里,这人都比别人美了个一大截的。

谢南翔心道:“看来就是他了!”

看那男的忽然站起来,又盯着谢南翔的脸开始看,谢南翔被他盯得都有些发毛了,这才招呼他道:“诶,诶。这儿呢!这儿呢!”

那男人听到他说话,先是对他礼貌性的笑了笑,然后朝这边走来。

他一坐下,就开始滔滔不绝道:“我们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把,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希望你回家后跟你家人说,说你没看上我,这样你即保留了尊严,我回家之后……”

看这人说的话像连环炮一样击来,谢南翔只能先打断了他的话:“停停停,你以为你是外交部的呀!咱要是能有个辙,我就不用来相亲。要真按照大爷你刚说的那套方案走,她们就会安排更多的相亲,到时候你我都不都不好过!”

何开心听完这话,点点头,说:“不如我们直接说看上对方了,好歹有个固定对象,也不用那么麻烦,天天换来换去的,先应付完她们,等到找到喜欢的人了,你再找个理由把我甩了。成吧!”

谢南翔道;“成!那就这么说定了!”然后何开心向谢南翔伸出友谊的小手,谢南翔紧紧回握,十指相扣,好不腻歪。

 

 



Tomorrow(何开心×谢南翔)一

改编自b站up主一只水杯,已授权~

ps:其实之前已经上传过了,不过之前整理的时候手贱给删了,重新上传一波


 人们都说相亲是小概率事件,嗯,谢南翔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可他妈的相亲相到一个男的是闹哪样啊!算了,其实在这个时代相到男人也没什么稀奇的。可是,说好的貌美如花呢!一个男人还能貌美如花?这件事谢南翔想不提,但为了剧情流畅,还是得提一提的。

    几天前

  “南南啊,等会去多买几件好看的衣服。妈带你去吃粤菜。”仁华医院大堂里,一个中气十足的女人声音贯彻整栋大楼,许多人的视线透过光看向中间的两个人,之见那女人穿得荣华富贵的,而她的身旁,正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那个被当众叫南南的男人看上去约莫二十来岁,白大褂套在他身上,还隐隐约约透露着一种“斯文败类”的感觉。他双手插在白大褂上衣口袋里,听了女人的话,他瞬间皱了皱眉。

  尽管男人的样子看上去很不耐烦,但说出来的话却是一点“不耐烦”的意思都没有,只听他道:“吃粤菜,还是别了吧。再说了,我等会还实习呢!您老要是想吃粤菜的话,等我过几天休息日的时候陪你吃,您看,行吗?”男人说完,看向他的母上大人,又看他的母上大人半天都没反应,还以为他母上大人默许了,转过身去,向后面的女人摆摆手,向着电梯方向径直走去。可还没等他走上几步,后面女人的声音就让他不得不停下来。

  “谢南翔!叫你别去当实习医生了,难道我们家还养不起你一个人吗?再说了,你年纪也不小了,你要是今天再不去相亲,我就,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女人的声音通过层层人群穿过,她的王霸之气竟让人群自动为那个自带霸气的女人开了一条路,只见那女人说完后,竟然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还真有“一种要在这里赖一天”的气势。

电光火石之间,两旁围观的吃瓜群众又把视线移向那个叫谢南翔的年轻人,只见那年轻人脸色一黑,大步流星地向这边走来,这一举动可高兴坏了旁边的吃瓜群众,有人甚至连明天新闻的标题都拟好了,就叫‘母亲医院逼婚青年生气暴走’。

  这时,谢南翔走到他母亲身边,微微扬起手。看到这个动作,吃瓜群众脸色一变。却不料,事态发生了转变。

  谢南翔把赖在地上的中年妇女一把拉起,在中年妇女面前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妥协道:“我去还不成吗?可您总得跟我说说,那人长什么样吧!”众人像是没有想到这一出,不知是谁‘切’了一声,刚刚还围在这里的吃瓜群众一哄而散,再没人打扰他们。

  “貌美如花……吧”中年妇女含糊地说了一句,后面又飞快地加了一句“是个男人”,可能是太小声了,谢南翔压根没听见“是个男人”,转过身去。那中年妇女又在后面喊一句“今晚六点,Victorian维特多168桌。”男人摆一摆手,示意已经听见了,然后在他妈转身后,脚底抹了油一样,飞快上了电梯。

   而另一边,他的相亲对象也正尝着跟他一样的遭遇。

   “妈,你怎么来了?”何开心对于这个“稀客” 能来到自己的心理咨询室持着一定的怀疑态度,而他的母亲正对他笑得灿烂,这“灿烂”的微笑让何开心不禁打了个冷战,看着他妈,总感觉森森寒意不停滋生。

  “我的好儿子啊!你忘了吗?今天可是你相亲的日子!”何开心的母亲说完这句话,脸上笑意更甚,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何开心生生地忍住了想拔腿就跑的冲动,道;“妈,我都说了多少遍啦!我不相亲!不相!”可他的母亲可跟谢南翔的母亲不一样,听到儿子的这句话后,这位母亲是直接扯起了儿子的耳朵,扯得这位儿子“嗷嗷”不绝。

  可看半天儿子也没妥协,他的母亲只得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她一边扯着儿子的耳朵,一边说:“何开心,你不去就扣你银行卡,你最心疼的钱钱就要飞走啦,你也不心疼吗?”

  听到他的钱钱要飞走了,何开心这才慌了,不得不应下来,只得道:“唉哟好了妈。我去去去去去。”一边说还一边抓着女人的手,试图把手取下来。

  女人看他终于妥协,这才放开手,脸上的狰狞瞬间消退,似是从未存在过一般。


论追明星的正确方式(影帝朱×总裁白)

最近我们的狂拽.酷炫.白.总裁有点糟心,因为他爱上了一个人。

还是个男人!虽然…这个男人…有点可爱…

他爱上的那个人名叫朱一龙,是在新品发布会上认识的。这个朱一龙可不简单哪!朱一龙先生不仅仅是近几年的连续金马奖得主,而且年纪轻轻在国际上就声名远扬,这可不仅仅是因为朱一龙的好演技,还有他的好性格。

和他拍过戏的演员是多之又多,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个个都把朱一龙往死里夸,夸得那叫一个优秀,一个美好。

朱一龙那么好,我们白总裁也自然不差。

白总裁天生就是被神眷顾的,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小小年纪就把奖拿了个遍,后来专心读书,白手起家,二十五岁就创立了自己的公司,短短几年就把公司打理的有条不紊,在世界上,也是一位妙人。

要是和朱一龙放一起,那可还真是真正的“天下无双”了。

可是,白总裁根本没和这位朱影帝说过话,这可怎么办呢?这可愁死白总裁了,看到自家总裁天天这幅烦心样,他的小助理马上就狗腿子地跑到老板面前,给他出了个主意,人小助理说:“老板,您那么爱他,又那么有钱,完全可以去包养他的呀!”

白总裁听后脸色大变,小助理战战兢兢地看着老板,冷汗直冒,心里默念:我佛慈悲,我佛慈悲…

然后就看见总裁猛地一拍大腿:“我怎么没想到呢!”眼睁睁看着自家总裁乐嘻嘻地去找美人约饭去了。

小助理心里os:开玩笑的还真信了

晚上

“初次见面,我是白宇。”白宇板着一张脸,脸上净是冷意。

“我是朱一龙,请问白先生匆忙唤朱某前来,有什么事?”朱一龙眨巴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大大的眼睛充满了多多的问号,白宇一时间被萌地不行,差点绷不住自己冷邦邦的表情,可为了身为总裁的尊严,他只好硬生生地把爱意憋回去了,一脸冷漠的看着朱一龙,翘着个二郎腿,流里流气地对一旁的小助理挥了挥手,小助理看见老板的动作,忙不迭地把脚边的铁盒子拿上,打开,里面是一大沓的红色钞票。

“白先生这是做什么?”朱一龙看起来很心急。

“我想包养你。”白宇缓缓开口,嘴边还附带着一种志在必得的笑意,然后又道:“一个月的钱是你拍一部戏的价格,你只需要和我住在一起就行了。”

朱一龙的脸上微微泛红,整个人就像一只煮熟的螃蟹一样,一直在座位上冒着热气。

白宇os:真可爱!

等了有一会,朱一龙才平复回心情,说:“白先生,我有钱,不需要你来包养。”

“可是我就是喜欢你呀!”白宇有些激动,脸上的表情一下子绷不住了。

“可是我们才刚认识,总要给人适应的吧……”朱一龙看着对面炸毛的白宇,不由得觉着有些可爱,忍不住起身给白宇顺了顺毛。

“那…我要怎么追到你呢…”白宇看上去有些委屈,可怜巴巴地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鼻子微微泛红,像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的样子。朱一龙忍不住去摸了摸那人毛茸茸的小脑袋,嘴角上扬起一个可观的高度。

“一个月之后,你要是能追到我,我就答应和你在一起,怎么样?”

“真的吗?”白宇听到这句话,脸上的阴霾瞬间灰飞烟灭,只留下一脸的期许。

“嗯。”朱一龙看着白宇惊喜的样子,不禁觉着有些好笑,看着白宇那双湿漉漉的像小鹿一样的眼睛,他忽然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被狠狠地撩拨了一下,他立马站起身,企图用动作掩饰自己的失神,可这一切的一切,都逃不过小助理的法眼。

小助理os:我搞到真的啦!

自从一个月的命令下发了之后,白宇在这一个月里好像疯了一样,什么吃饭,电影,话剧,爬山,旅游统统被他和朱一龙玩过了一边,可朱一龙却只是和他一起,始终没有发表一点点言论。

转眼间就到了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我们北北踏着沉重的躯壳,带着一个大大的黑眼圈,去迎接最后一天的挑战。

可是朱一龙不在,公司里,剧组里,到处都找不到他。

我是不是失败了。白宇想。

想着想着,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

干脆不想了,回家睡个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然后回到家,看到他家门口放着一束生机勃勃的向日葵,里面夹着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白先生您失败了,无法攻略朱一龙先生,朱一龙先生有一个小小的惩罚,惩罚在您的身后。

白宇转过身,对上朱一龙那双闪闪发亮的双眸,只见朱一龙嘴巴一张一合:

“惩罚白先生一辈子都不许爱上别人。”

“这个惩罚可以吗?”

“可以。”

我自己瞎编的:其实向日葵的真正含义是“太阳”……